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文章資料庫 >> 投稿專區

為歌唱而生對話女高音歌唱家上海音樂學院聲歌系教授陳其蓮(上)

作者來源: 發布時間:2020-05-13

 

為歌唱而生對話女高音歌唱家上海音樂學院聲歌系教授陳其蓮(上)

 

畢業于中央音樂學院、執教于中國音樂學院的我,每每說起上海音樂學院就會想起這所學校的前身,發足于1927年的“國立音樂院”,耳邊也常會響起“神州大地蟠東方,沈沈數千載,典樂復職宏國光……”這首由易韋齋先生作詞、蕭友梅先生作曲并沿用至今的“國立音樂院”校歌暨上海音樂學院校歌的旋律。這所有著光榮傳統的學校,歷經近百年的時光,為中國乃至世界培養、輸送了大批優秀的音樂人才,時至今日,一直保持著難以撼動的高質量的辦學水準和高端的學術地位。我曾有過到上海音樂學院工作的一線機會,命運卻讓我們擦肩而過。但是,至今我都會對它懷有景仰之心,并常常羨慕諸多在這所名校里工作的同行朋友們。好在近年來常受《歌唱藝術》之托,前去采訪那里的前輩、同行,這也讓我有更多的機會接近這所心儀的音樂學府。

 

哲學家黑格爾說:“不愛音樂不配做人。雖然愛音樂,也只能稱半個人。只有對音樂傾倒的人,才可完全稱作人。”如果是這樣,我眼中的陳其蓮就是一個為音樂“癡狂”的人,出生于山海相連的海濱城市大連,性格也猶如大海一樣爽朗、開放。閃光的藝術履歷見證了她職業生涯中的披荊斬棘:“維也納柏里威得國際歌劇聲樂比賽”“荷蘭斯海爾托亨博思歌劇和室內樂聲樂比賽”“美國費城帕瓦羅蒂國際聲樂比賽”“比利時伊麗莎白女王國際聲樂比賽”“意大利西西里島卡里拉斯聲樂比賽”等諸多國際聲樂賽事中,陳其蓮表現不俗,屢奪大獎;在《蝴蝶夫人》《圖蘭朵》等普契尼的經典歌劇作品中陳其蓮的人物塑造和藝術表現力,被專業人士評論為“最理想的蝴蝶夫人”“完美的Bel Canto”。

 

2019年底,我終于在忙碌的工作之余飛赴上海,如約見到了活躍于世界歌唱舞臺、聲樂賽事評審中的女高音歌唱家、上海音樂學院聲歌系教授陳其蓮。談及歌唱,這位享譽國際的歌唱家滔滔不絕,頗有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之意(下文,陳其蓮教授簡稱“陳”,訪談者簡稱“馬”)。

 

一、陳 其 蓮 其 人

 

馬:在中國的聲樂圈內,雖然陳其蓮大名鼎鼎,但為了更多《歌唱藝術》的讀者和年輕人,還是希望您自我介紹一下。

 

陳:我的身世很普通。簡單地說,我出生于大連,我的爸爸是大連造船廠的工程師,家里沒有任何人是搞音樂的,但爸爸說他在大學時就喜歡唱幾句,我是繼承了他的基因。我從小就喜歡唱歌,在幼兒園的時候就喜歡獨唱。記得十二歲的時候,我被送到了農村, 當時生活條件非常差,我就跟當地的農民一起生活、勞動。雖然我是一個女孩子,但大家在我的身上看不到一絲嬌氣。

 

馬:就是在那種艱苦的環境里,您還是那么樂觀、樂天地歌唱,真是了不起,聽說您還當過工人?

 

陳:是的。說起當工人,我真要感謝那一段經歷。沒有那段經歷,我不會走到今天,或者說,我可能就不會走上專業的聲樂道路。高中畢業后,我被分配到大連起重機附件廠當了銑工和描圖員。銑工在制造業是很重要的一個工種,幾十年過去了,到現在我都記得銑工的操作注意事項,規定多著呢!在工廠,因為我愛唱歌被領導看中,讓我參加了“附件廠”的宣傳隊。后來,在會演中我被大連市第二輕工業局(也就是俗稱的“二輕局”)文藝隊選中。

 

馬:您真是干一行鉆一行。那時只是愛唱,但從沒有接受過專業聲樂訓練,是嗎?

 

陳:是的,那時就是憑著一副好嗓子唱,其實更多的時候是沒有方法的喊。感恩我的聲樂啟蒙老師——大連文化宮的李淑權,是他領我跨入了聲樂藝術的大門,才知道聲樂藝術的海洋無比浩瀚。

 

馬:聽說后來您又去了沈陽裝甲兵基地當了文藝兵,您這一生真是把工、農、兵都經歷過了。

 

陳:哈哈,是的,其實我的人生轉折應該是在我的工、農、兵之后。1977年,國家恢復了“高考”,我也想讀大學,去系統地學習音樂、學習歌唱。經過李淑權老師的悉心培養,再加上我的刻苦努力,1978年,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沈陽音樂學院,開始了專業聲樂學習之路。1980年,“第一屆全國高等藝術院校聲樂比賽”在上海舉辦,這也是新中國成立以后第一次舉辦的專業院校的聲樂賽事,沈陽音樂學院積極參與。經過校內初賽、復賽、決賽的比拼,我以總分第一名的成績進軍在上海舉辦的全國比賽,與來自全國各院校的選手進行激烈的角逐,最終獲得三等獎。

 

馬:很了不起!我記得那次比賽好像您是全國總排名第六,也是東北三省唯一的獲獎者。本科畢業后, 您就留校執教了,是吧?

 

陳:是的,1982年我留校任教,不過在沈陽音樂學院我只教了兩年多。1985年,正好趕上比利時皇家音樂學院歌劇表演專業招收碩士研究生,我決定一試身手。三個月內,我要用幾種語言演唱十首不同時期、不同風格的詠嘆調,所以必須求教于比利時的聲樂老師。記得那時上課,一首歌常常多次被叫停,一句唱詞常常會被糾正發音一個小時?荚囀怯兄喈旊y度的,但最后我還是被錄取了。在導師的建議下,我打破常規,用一年時間完成了兩年的碩士課程,并拿下兩個碩士學位的最高分數,這也是我值得驕傲的成績。

 

馬:您真是了不起!說說您在比利時的經歷?

 

陳:那是到比利時的第二年,我幸運地被比利時皇家歌劇院錄取,也就是說我找到了工作。要知道,比利時皇家歌劇院當年只招兩個人,我這個外國人能獲得工作簽證真的不容易。自那時起,我就邊工作邊學習,同時讀下歌劇演唱和室內樂演唱兩個碩士學位,太想多學點兒東西了!我從比利時皇家音樂學院畢業后,除了在皇家歌劇院工作,也作為我的導師巴思坦教授的助教,在音樂學院工作了七年,直至導師去世。在比利時的這段時間里,我獲得了很多參加聲樂比賽的機會。比如“荷蘭斯海爾托亨博思歌劇和室內樂聲樂比賽”,我獲得了三等獎。又如“比利時伊麗莎白女王國際聲樂比賽”,那是一個難度很高的比賽,因為參賽者要準備三十多首作品,所有作品都要背譜演唱,特別是還要現場演唱無調性作品等。這在全世界來講都是極具難度的聲樂比賽,我獲了獎,就等于拿到了通向國際聲樂舞臺的“護照”。之后,我又參加了“美國費城帕瓦羅蒂國際聲樂比賽”,并以決賽選手的身份前往費城得到了帕瓦羅蒂的親自指導。在國際聲樂賽事上獲得好成績,讓我有機會被歐洲策劃《蝴蝶夫人》巡演的演出公司和很多音樂節組織邀請,演唱歌劇、舉辦獨唱音樂會,足跡遍及意大利、德國、法國、瑞士、美國、葡萄牙、西班牙等國。至今,我依然每年都會參加歐美的音樂會演出,并擔任一些聲樂賽事的評委工作。

 

馬:您是什么時候歸國執教的呢?

 

陳:其實,在1999年,我就應時任上海音樂學院院長楊立青教授的邀請,開始了在上海音樂學院聲歌系的教師生涯。

 

馬:應該說,您現在奔走在布魯塞爾和上海之間?

 

陳:可以這么說,更確切地說,我是常年奔走在中國和歐洲之間。我在國內工作,也在歐洲做聲樂賽事的評委、舉辦獨唱音樂會和歌劇音樂會。

 

馬:這樣很辛苦。?

 

陳:哈哈,我真的沒覺得辛苦,倒是如果一個月不坐一次飛機出行歐洲,還有點兒不習慣呢。

 

二、陳 其 蓮 其 聲

 

馬:陳老師,我曾聽過您演唱的很多專輯,比如《普契尼詠嘆調演唱專輯》、《來自中國的世界遺產歌曲集》(World Heritage Songs From China)、《陳:中國聲樂作品選》(Sings Chinese Songs)、《R.施特勞斯聲樂作品集》等。在這些作品中,我更喜歡您對普契尼的詮釋。

 

陳:由于我在演唱普契尼作品方面比較專一,因此演唱他的作品還是有些心得的。我覺得方法要到了五六十歲的時候才會真正的“爐火純青”?赡茉诙昵拔也桓页臇|西,到了這個時候,對聲音技術方法的把握、語言和風格的研究、日積月累的作品量,以及人生閱歷的豐富等,一切都成為把控作品的積淀。馬老師,您在這方面一定深有體會。在我看來,歌劇和藝術歌曲演唱分屬兩個不同的行當,在唱法上的要求也不一樣,它們應該是兩個專業。也就是說,在演唱領域,有些人適合唱歌劇,有些人則適合唱藝術歌曲。在歐洲,這方面分得比較清楚,一如有些歌唱家一輩子沒有演唱過歌劇,有些歌唱家一輩子不唱藝術歌曲而專唱歌劇。

 

馬:是的,帕瓦羅蒂就是一位專門演唱歌劇的藝術家,而且是專門演唱意大利歌劇的藝術家,他基本上不唱德奧藝術歌曲,也很少唱德國、俄羅斯等其他語種的歌劇。很多國家的音樂院校,從本科三年級開始就將聲樂專業的學生“分流”,一部分去室內樂音樂演唱方向,一部分去歌劇演唱方向。到了研究生階段更是方向清晰:一是室內樂音樂演唱研究,一是歌劇演唱研究。

 

陳:是啊,這就是我前面說的“歌劇和藝術歌曲演唱分屬兩個不同的行當”。

 

為歌唱而生對話女高音歌唱家上海音樂學院聲歌系教授陳其蓮(上)

 

 

馬:您每年都要在歐洲舉辦演唱會是嗎?記得您2018年在國內唱了兩場音樂會,還請來美國傳奇女高音杰西·諾曼的御用鋼琴伴奏馬克·漢姆為您彈奏。

 

陳:是的。馬克·漢姆從來沒有到過中國,我跟他說中國人都知道諾曼,也很想聽他的演奏。最后這位蜚聲歐美樂壇的鋼琴家被我出“低價”說服,來到了中國?梢哉f,馬克·漢姆擁有的曲目量是驚人的,他不僅是鋼琴伴奏大師,也是演奏大師,還是服務過諸多偉大歌唱家的合作鋼琴家。

 

馬:2018年的音樂會分別在中央音樂學院和上海音樂學院舉辦,演唱的是R.施特勞斯的藝術歌曲,對吧?恕我直言,我聽您唱R.施特勞斯的《萬靈節》《我帶著我的愛》《奉獻》《解脫》《瑟希莉》,以及《最后的四首歌》,盡管能聽到您有無限的激情、無盡的聲音,但總不像我聽您演繹的普契尼那么酣暢淋漓、那么過癮。

 

陳:哈哈哈,我的R.施特勞斯是下了狠功夫的喲!可能像您說的,我對普契尼是很得心應手。但,作為一名聲樂教師,把法語、德語、意大利語、英語等聲樂作品研究到一定的深度也是為教學提供重要基礎。我是這樣想的,也是這樣做的。

作者:馬金泉 未完待續......

版權聲明:來源于古典音樂家網的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),未經古典音樂家網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經過古典音樂家網書面授權的本網內容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古典音樂家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古典音樂家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天龙烹饪和制药怎么赚钱 理财平台关闭后储户的钱怎么办 广东快乐10分破解 广西十一选五中奖 大类资产配置岗位 上海快3玩法到底是什么 怎样看股票的k线图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带连线50期 新疆风采喜乐彩开奖号 好彩1生肖季节走势图彩生 二分彩计划网站